您现在的位置 :主页 > 东方心经马报 >

216人行贿省扶贫办主任其中93个县市扶贫办主任

发布时间: 2019-07-07

  开码结果在退休5年后被查的山西省扶贫开发办公室原党组书记、主任刘昆明,案情曝光。7月3日,中国裁判文书网刊发了《刘昆明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》。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刘昆明犯受贿罪、滥用职权罪两宗罪。在受贿罪中,他共收受216人财物共计1039.85万元,判决书刊出了216人的名单。

  公开履历显示,刘昆明出生于1954年4月,山西泽州县人。1993年4月开始他在山西省农业厅工作,历任计划财务处副处长、处长,财务处处长。

  2003年4月,刘昆明调任山西省扶贫办主任,2个月后任省农业厅党组成员、省扶贫办主任。2006年12月,刘昆明任山西省扶贫办党组书记、主任,2012年6月同时兼任省扶贫办巡视员。2013年7月,刘昆明退休。2018年2月,已经退休5年的刘昆明被开除党籍、取消退休待遇。

  通报称,经查,2008年至2013年,刘昆明任职省扶贫办开发办公室主任期间,违反组织纪律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,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;违反廉洁纪律,违规收受礼金;违反群众纪律,违规向企业乱摊派;违反工作纪律,违规使用专项扶贫资金;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在扶贫项目管理和资金使用方面,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,滥用职权造成重大经济损失,涉嫌职务犯罪。

  刘昆明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省扶贫开发办公室主要领导,目无法纪,利用扶贫项目和资金送人情、谋私利,官僚主义作风严重,不正确履行职责,拍脑袋决策,造成扶贫资金重大损失,并涉嫌职务犯罪,性质恶劣、情节严重。依据《中国纪律处分条例》等有关规定,经省纪委监委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,决定给予刘昆明开除党籍处分,取消其享受的退休待遇,收缴其违纪所得,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所涉款物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。

  去年11月,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刘昆明滥用职权、受贿一案。刘昆明当庭表示认罪悔罪。

  关于滥用职权罪,检方指控:2012年,刘昆明为解决柳某某案群体上访问题,在未获得上级机关批准的情况下,让省扶贫办以职工秦某的名义出资,与武某、张某共同成立山西省强农苗木有限公司,并商定由强农公司统一向临县、石楼县等核桃产业片区开发项目县供应核桃苗,每株核桃苗加价1元,供省扶贫办用于解决群体上访问题。

  当年8月,在未申报政府采购计划及面向社会公开招投标的情况下,刘昆明在汾阳市主持召开现场观摩会,要求各县同强农公司签订意向书,购买加价后的核桃苗。后各县用扶贫资金共购买7535168株核桃苗。2013年2月,被告人刘昆明从强农公司收回400万元,后上交国库。截至案发,仍有353.5168万元未追回,造成重大经济损失。

  经过审理,法院认定,刘昆明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,滥用职权,致使公共财产、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,且情节特别严重,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。

  关于受贿罪,据检方指控:1994年至2013年,刘昆明在担任省农业厅计划财务处副处长(主持工作),省扶贫办党组书记、主任,山西省晋西北、太行山革命老区开发领导组办公室主任职务期间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及本人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,为他人谋取利益,收受216人财物共计1039.85万元。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刘昆明案这216名行贿人中,分为4部分:因调动工作、推销煤炭而向其行贿的共有4人;为部队转业安置、人事提拔向其行贿的共有5人,都为山西省扶贫办工作人员;为使公司在扶贫项目申请、申报“两区”项目启动资金、获得国家级扶贫龙头企业资格或省级龙头企业资格、资金拨付、贷款贴息等方面获得帮助,而向其行贿的共有114人;为所在市、县、区在获得移民指标、移民搬迁扶贫资金、片区开发项目资金、整村推进项目扶贫资金、项目申报、资金拨付等方面获得帮助,而向其行贿的共有93人。

  其中,第三部分的114人,主要来自太原市、大同市、长治市、晋城市、朔州市、忻州市、吕梁市、晋中市、临汾市、运城市等山西10个设区市的公司老板,涉及农业、食品、肉制品等多个行业领域。

  第四部分的93人,有91人为山西省各县(区)的扶贫办主任或扶贫局局长,另外两人为市级扶贫办主任:忻州市扶贫办原主任梁某和晋中市扶贫办原主任郝某。这93人同样来自上述10个设区市,有的县连续两任扶贫办主任向刘昆明行贿。行贿金额在一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。

  据山西省政府官网显示,山西辖11个设区市,共有117个县级行政单位。也就是说,该省一大部分的县级扶贫办主任都行贿了刘昆明。

  在庭审中,刘昆明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受贿罪犯罪事实及证据无异议,对指控的滥用职权的总体事实无异议,表示认罪、悔罪,请求从轻处罚,同时辩解,涉案受贿事实是其主动交代的,受贿所得赃款也是其主动上交的。

  其辩护人也提出,关于受贿罪,起诉书指控的216起受贿事实,全部是在办案机关不掌握线索和证据的情况下,由被告人刘昆明主动交代的,办案机关根据被告人的供述向相关人员核实并调取书证,最终得以查实,且被告人的主动交代对办案机关收集固定证据起了重要作用。

  辩护人称,虽然立案决定书显示的是办案机关以受贿罪立案,但是调查的范围是关于滥用职权过程中的受贿行为,事实上该受贿线索对应的事实并不成立,在此范围之外,被告人刘昆明主动交代了216起受贿事实,应以自首论,建议量刑时给予较大幅度的减轻处罚;被告人刘昆明主动交代后在短时间内积极退赃,并真诚悔过,符合刑法修正案(九)第44条规定的“在提起公诉前真诚悔过,积极退赃的,可以从轻处罚”的情形;被告人受贿次数虽然很多,但单笔金额不大,没有索贿情节,可见其主观恶性不深,在量刑时应予体现。

  法院经过审理查明,认定刘昆明非法收受216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39.85万元。同时查明,刘昆明于2017年11月22日因涉嫌受贿问题被山西省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。在接受监委调查期间,被告人刘昆明能积极配合调查,主动交代收受216人财物的受贿问题,并主动配合退赃,使受贿所得得以追回。

  法院认为,在受贿罪中,刘昆明没有自动投案,且缺乏证据证实其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《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、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》中构成自首的情形,故依法不能认定为自首,但可认定构成坦白;其如实交代对于定案证据的收集有重要作用,依照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《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、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》中“关于如实交代犯罪事实的认定和处理”的规定,应当从轻处罚。

  今年4月23日,临汾市中院以滥用职权罪、受贿罪判处刘昆明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六十万元。所退缴赃款,依法予以没收,上缴国库。

  7月5日,“政事儿”从刘昆明案一审法官处获悉,目前,刘昆明对判决结果不服,已上诉至山西省高院。“该案的最大特点是涉案人数众多、单人行贿金额小、时间跨度大。”

  该案一审的一名辩护人也对“政事儿”表示,目前刘昆明已委托他人提起上诉,案件详情还不便透露。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山西作为纪检监察体制改革的试点之一,去年3月在刘昆明被查不久,时任山西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、省监委主任任建华接受采访时称,已退休多年的刘昆明被查,是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的一个生动体现。

  第四部分,非法收受93名县市级扶贫办主任财物共计420.6万元,行贿人包括:

  刘昆明,男,汉族,1954年4月生,山西泽州县人,大学本科学历,1977年10月参加工作,1977年8月加入中国。